石堡资讯
推荐文章
美军又一波骚操作?费大劲造新装备,核心技术中国早已研发 首家外资控股券商确定 瑞银回应如何重新布局中国 与尹明善玩,李想还嫩了点,力帆14亿欠债的坑怎么填? 这个字很多人写得不稳定,因为笔顺不对!还有笔画、间架结构也错 黄峥上市前开口:拼多多成功70%靠运气 已不可能复制 动漫市场进一步扩容,呼唤更多原创国漫精品 成都:全面拓展对外开放新格局 加速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系 香蕉变身艺术品,一根卖12万美元,还真有人买单... 周冬雨公布小个子女生穿衣经,Virgil Abloh 又陷抄袭风波 5月来高管大笔净增持?数据统计不靠谱 减持压力未减 三十余亩绿化植物滞销急需买家 官方续航里程标注少了?试驾奇瑞艾瑞泽e 癌字三个口,不吃这些致癌食物,您就会离癌症更远些 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 安信信托2018预亏损13-17亿元 “塔巴”带来大风大浪 出门的小伙伴们注意了 封面评论 |“教育惩戒规则”强势落地,贵在手段创新力度加码 开封市打击黄河流域违法犯罪座谈会在兰考召开 Shopee重物渠道上线!运费降一半时效不打折,助力11.11大促爆单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麦格理将恒安目标价升至80港元 同为人口大国的印度为何不大量进口大豆却进口食用油
栏目热点
石堡资讯> 文化 > 互动资金盘 - 你知道却不了解的志愿军特种作战:捣毁敌团部 自身无一伤亡!
互动资金盘 - 你知道却不了解的志愿军特种作战:捣毁敌团部 自身无一伤亡!
发布时间:2020-01-10 16:02:39

互动资金盘 - 你知道却不了解的志愿军特种作战:捣毁敌团部  自身无一伤亡!

互动资金盘,奇袭白虎团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的一次师级规模的山地进攻作战,发生在朝鲜战争即将结束的1953年7月,也是著名的金城反击战全线进攻时的一场战斗。它以完整歼灭南朝鲜李承晚军一个精锐建制团而胜利结束。

这场精彩的歼灭战后来被搬上京剧舞台,成为中国一度家喻户晓的8个样版戏之一,这便是《奇袭白虎团》。1964年8月,毛泽东主席在北戴河观看这台京剧后,曾经称赞“声情并茂”。

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跟随军事专家陈虎采访了曾参与组织筹划这场战斗的志愿军68军第203师作战科长的康海。老人的讲述,不仅重现那场战斗的场景,还让我们了解到了许多与艺术舞台上不一样的信息……

第一军情作者:金昊

全副美式装备的白虎团决不是“吃干饭”的部队

康海回忆说,白虎团是南朝鲜李承晚军的精锐,决不是一支“吃干饭”的部队。白虎团在李承晚军中的番号是首都师第一团。所谓“白虎团”,是它获得的荣誉称号。

说白虎团难打,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从战后我们缴获的情况看,白虎团的轻重武器都是美国制造的。我们缴获的这个团的团旗上面就绣着一只虎头,还写着“优胜”字样。据说,这支部队平日里见不得“二”,凡事都要争优胜。因此,这支部队在战场上给人的感觉是骄横、强硬、火力凶猛。

另一方面,1953年我们进攻白虎团时,它已经在金城前线驻防将近一年,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在其防区的山头上,白虎团都挖掘了环形战壕,战壕上面加盖,战壕里面又挖了很多掩体,非常坚固。对这样的工事,我军大炮很难发挥作用。所以,攻打白虎团实际上是一场山地攻坚战。

资料图:京剧《奇袭白虎团》剧照。

化装奇袭差点“胎死腹中”

最早提出化装袭击白虎团团部的,是203师607团政委苏克。

战斗前,203师在金城西侧的723高地上,开了一次党委扩大会,重点研究了歼灭白虎团的新战法,即分山包点、攻坚与穿插相结合。

会上,苏克提议:“能不能组织一个精悍的小分队,化装成敌军,专门去执行一项袭击敌人首脑机关的行动。在乱战中,鱼目混珠,肯定会收到奇效。”

但很多指挥员对这个风险极大的奇招没有把握。毕竟,派十几个人穿越敌重兵防守的区域,直捣白虎团核心要害,这是想起来都觉得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会上并没有通过苏克的提议。

然而,师长杨栋梁对这个建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会后,他留下了师部和607团的指挥员。

杨栋梁开门见山地说:“我决心组织一个侦察分队,十多个人作为先锋,佯装执行特殊任务的伪军,直扑白虎团部,突然袭击其首脑机关,定能把敌人打个措手不及。”

师指挥员们展开一番热烈讨论后感到:小股侦察分队深入敌后破袭其首脑机关,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也并非不可能,还有很大的获胜把握。

最后,师长杨栋梁将化装袭击的任务交给了607团侦察排。

资料图:化装袭击班。

精选13名奇袭尖兵

康海说,苏克政委到侦察排布置任务时,战士们都兴高采烈地争相报名。有个战士还说,到了白虎团团部,他就冒充传令兵把伪团长骗出来,我们抓个活的。

化装袭击班,无疑是这次战斗中最出彩的一个作战单位。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吧:杨育才、赵顺和、金大柱、王连训、王桂生、韩淡年、李志、侯士斌、舒德春、李培禄、包月禄、黄周玉、周发世,全班共13人,其中韩淡年、金大柱2名战士是朝鲜语翻译。

资料图:毛泽东主席曾接见京剧《奇袭白虎团》演员。

渗透路上的遭遇

化装袭击班在渗透路上,遭遇了很多颇具戏剧性的敌情。

康海说,化装袭击班由杨育才带队,他每隔几分钟都要回头看看有没有人掉队。忽然,他发现队伍中竟然有14人。他认真辨认每一名队员,发现是一名李承晚军士兵把化装袭击班当成了自己队伍,昏头昏脑地跟了上来。

从这个敌人口中,化装袭击班也得到了当天的敌军口令。

在一个拐弯处,化装袭击班几乎与一股敌军鼻子碰鼻子地遭遇了。在回过口令后,化装成敌军官的韩淡年迎上前去责问道:“站哨不提高警惕,要是共军突然到了这个距离,你们全完蛋!”对方被韩淡年的气势镇住了,已做好战斗准备的化装袭击班转危为安。

化装袭击班吸取了这次教训,为提前发现敌情,战士赵顺和走在队伍前面开路。在一处岗哨,敌人哨兵发现了赵顺和,问他口令。赵顺和不会朝鲜话,如果停下,会引起敌人怀疑,只能往前闯。敌哨感觉不对,“哗啦”一下推弹上膛。这时,翻译金大柱抢步上前,回了口令。在金大柱与哨兵理论的时候,韩淡年指了指杨育才说:“我们护送这位美国顾问到团部!”

杨育才身材高大,鼻子高挺,再穿上美军服装,真像个美国军官。敌人没有看出破绽,加上韩淡年和金大柱机智的应对,化装袭击班又闯过了这一关。

最艰难的一次考验,是临近白虎团团部。一列突如其来的车队挡在了公路上,而那条公路是化装袭击班必须穿越的。杨育才曾经想带领化装袭击班避开车队,但侦察后发现无法绕开。时间不等人,杨育才决定打过去。战斗顺利得惊人。化装袭击班穿过公路集合时,一个挂彩的都没有。

资料图:京剧《奇袭白虎团》剧照。

捕俘遭遇战险象环生

战斗总攻前,为了摸清敌情,609团1营参谋长张锁柱带领侦察兵,执行了一场阵前捕俘任务。

康海回忆,两军阵地前的公路和稻田里布满了鱼鳞似的弹坑,田里的青蛙发出的鼓鸣,为捕俘分队提供了便于隐蔽的音障。捕俘分队摸向敌前沿,将敌人的火力点、铁丝网、暗堡等一一记下。就在张锁柱侦察敌情的时候,忽然战士严光甲报告:“有人过来!”张锁柱随即指挥捕俘分队分两组卧伏隐蔽。很快,前方十几个黑影旋风般的向捕俘分队所在位置兜了过来,并且不带伪装,显然是敌人。

捕俘分队先敌开火,一顿冲锋枪扫射,敌人全部被消灭。正在捕俘分队准备撤离时,一串串子弹裹着风声打了过来。战士严光甲当场牺牲,蒋副连长等3人受伤。张锁柱急红了眼,带领剩下的战士用冲锋枪向敌群射击,随后冲了过去,俘虏了9名敌军。

事后得知,这股敌人是白虎团搜索队。一名被俘的敌班长供认:他们早就发现了我军捕俘分队,但搜索队长沉不住气,非要主动出击,于是除了4人逃跑外,搜索队被我军全歼。这名班长提供了白虎团指挥所的准确位置和美军炮兵的部署情况。这些情报,在我军后来穿插作战、端掉白虎团团部作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曾参与组织筹划奇袭白虎团的志愿军68军第203师作战科长康海。

涌现“邱少云”式英雄

为了缩短冲击距离,达到进攻的突然性,选择在敌前潜伏,是志愿军迫不得已的一种战法。然而,千余人的潜伏部队,在敌人眼皮底下呆上一天,危险程度不言而喻。

康海说,7月13日凌晨时分,607团和609团各一个营进入潜伏区。此时,从直木洞南山的敌军观察所用大倍率望远镜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军潜伏区地貌的变化。当时,潜伏部队伪装用的树枝和枯草,有些已经开始变黄。就在部队考虑是否更换伪装时,敌人对这段缓冲区开始炮击,弹着点离潜伏区最近只有100多米。

是否要用炮火压制敌人射击?杨栋梁师长问我的意见。我判断,如果敌人的炮火逐渐向后收缩,则是在试射拦阻火力,问题不大;如果敌炮火向我方延伸,则是要集中火力轰击我潜伏部队,则必须用炮火压制。杨师长同意我的看法。不多久,敌炮火果然向后收缩。

后来,前沿部队电话汇报情况。潜伏的一名战士被炮火炸出了肠子,可他紧咬牙关,不吭一声,牺牲时嘴唇已被咬烂。这是一名刚从祖国补充到部队的新战士,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

那天,还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细节。21时是总攻前炮火准备的时间。还差5分钟时,敌炮兵突然向我炮阵地进行炮击。杨栋梁师长意识到,这可能是敌人炮兵的炮火反准备,他果断命令提前炮击。如此重大的作战行动,一般是不宜改变的。但当时,如果继续等待原计划时间,我军炮兵极有可能就在这5分钟内瘫痪在阵地上。

资料图:被志愿军缴获的白虎团团旗。

洞穿216个弹孔的战旗

总攻打响后,607团2营攻击却异常艰难。2营的目标是大无名高地。大无名高地是白虎团左侧的一扇大门。只有攻占大无名高地,志愿军的整个纵深作战才能得到保证。然而,大无名高地上,驻有敌人1个营部和1个连,还配有化学迫击炮,是块硬骨头。

康海回忆说,2营的几次进攻都没成功。这时,军首长让文工团的同志送来了一面鲜红的战旗,交给2营突击队。突击队在6连长陈玉珍的带领下,再次向大无名高地发起进攻。敌人的火力非常猛烈,把突击队逼在几块大石头后面抬不起头,很多战士壮烈牺牲。

关键时刻,3班副班长张士秀高举红旗向主峰冲锋。火红的战旗在战场上异常醒目,将敌人的火力都吸引过去。突击队趁机攻了上去。张士秀成了敌人火力追逐的焦点,他多处受伤。就在距离主峰20多米的地方,张士秀的头部被炸伤,双腿都被炸断,眼睛也看不见了,但他仍用双手举着战旗,用双肘支撑,一寸一寸地爬到山顶,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红旗插上主峰。

战后,人们在张士秀手中的战旗上,发现了216个弹孔。

资料图:捣毁白虎团团部。

捣毁白虎团团部

摧毁白虎团部,是整场战斗的高潮。化装袭击班彻底摧毁了曾经不可一世的白虎团的团部,并且毫发无损。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场经典的特种作战行动,完美得几乎无可复制。

康海说,白虎团团部是用铁丝网围起来的,里面有两排整齐讲究的木板房。其中一间很大,像是会议室。化装袭击班准备攻击时,这间会议室还亮着灯,像是在开会。这两排房子不远处的山沟里,停着几十辆卡车和吉普车,敌人正在慌乱地向车上装东西,看起来是想逃跑。杨育才把化装袭击班分成3组,一组对付警卫部队,一组从铁丝网钻进去,消灭办公室内的敌人,杨育才自己带2个战士组成第3组,从团部北门打进去,一直打到南门出口。

很快,3个组都和敌人接上了火。突然,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团部会议室里传出,战士包月禄、李志将几颗手榴弹准确地从窗户投进了会议室。房间内的灯都被炸碎。李志举着手电,在房间内扫视,包月禄就顺着手电光向敌人射击。刚刚还灯火辉煌的作战会议室,几十秒内就被捣毁了。在白虎团的荣誉室内,战士们缴获了白虎团团旗。

奇袭白虎团之战,彻底打疼了为和谈制造麻烦的李承晚集团,把敌人拉回到谈判桌前。在枪炮声远去的今天,这面白虎团团旗就陈列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永久地记载着那场近乎神话的战斗。

资料图:杨育才。

后记:金城战役、68军、杨育才

金城战役是朝鲜战争进行的最后一场战役,自1953年7月13日起至27日停战协定签字止,历时15天。此次战役志愿军集中了20兵团的第21、第54、第60、第67和第68军以及第24军,总兵力达到24万人,同时集中了1360门火炮,形成强大的进攻力量,在金城以南——牙沈里至北汉江间22公里地段上对韩国第3、6、8、9四个师展开进攻。截至1953年7月27日,志愿军20兵团基本全歼南朝鲜首都师,给予其他3个师以毁灭性的打击,共歼敌52783人,其中俘敌2836人,击落敌机85架,缴获飞机一架,坦克34辆,汽车231台,各种火炮245门和大量弹药等战利品。志愿军通过抗美援朝中的这最后一战,向前推进了192.6平方公里,给南朝鲜军以致命的一击,有力地促进了朝鲜停战的实现。

第68军的前身是华北军区第6纵队。1951年6月在第20兵团编成内入朝。与敌作战1021次,歼敌74844人,其中美军10416名、南韩军64392名、希腊军36名,毁伤敌坦克152辆,击落击伤敌机696架。1955年回国后第68军划归新成立的济南军区,驻江苏徐州及其附近地区。1975年,68军与沈阳军区第46军对调。移防吉林省吉林市。1985年百万大裁军,第68军番号撤销。

战斗英雄杨育才后来担任副师长等职,1999年5月26日病逝于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终年73岁。

© Copyright 2018-2019 lookabc.com 石堡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